歷史沿革

Elsevier 現代出版業務成立於 1880 年。它從一間專致古典學術研究的荷蘭小型出版社,發展成為國際多媒體出版企業,為全球教育和專業科學及醫療保健社群提供 20,000 多種產品。Elsevier 之名源自 1580 年成立的荷蘭家族出版社 House of Elzevir。

Elsevier 的歷史反映了推動科學與健康發展的一系列合作。與富有遠見的科學家出版合作 – 從 Jules Verne 到 Stephen W. Hawking – 奠基科學及醫學出版。

過去 Non Solus
Elsevier 在阿姆斯特丹舊專用辦公室的標誌(約始於 1912 年)

大力推展和運用科學及醫學知識的男女,其努力同等重要 – 科學和健康出版中心的編輯、出版商、圖書館員、護理師、醫師、工程師、資訊專家和商業人士。

與其他偉大的科學出版商(諸如 North Holland、Pergamon、Mosby、W.B. Saunders、Churchill Livingstone 和 Academic Press)之關係,也是我們成功的一部分。這些僅是目前 Elsevier 企業的幾家公司,各自融合其豐富的歷史。隨著公司不斷邁進,我們的創始座右銘依然貼切:Non Solus – 不孤獨。

閱讀關於 Elsevier 遺產系列

Elsevier 的科學出版商之路

重回 1930 年,Elsevier 出版社陷於滯銷書籍和鉅額銀行債務的困境,但一位總監決議聚焦科技、醫藥和歷史,扭轉了公司的命運。

閱讀更多

Elsevier 歷史沿革
1934 年 Elsevier 的員工慶祝倉儲經理任職 25 週年

報導最初在2014 年 4 月 16 日由 Sjors de Heuvel 發表於 Elsevier 通訊

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幾十年中,Elsevier 並非為現今眾所周知的公司。從 1880 年起,Robbers 家族以強烈的理想為基礎,建立了一個出版社:Elsevier's Illustrated Monthly (1891-1940),推廣荷蘭文學和視覺藝術,而 Winkler Prins’s Illustrated Encyclopedia (1884-1993) 在荷蘭人之間傳播一般知識。與此同時,Herman Robbers 總監參與荷蘭正式加入 伯恩公約 (Berne Convention),賦予 Elsevier 的作者在其書籍的著作權享有極大的自由。當然,這不一定對公司有利。到了 1930 年,公司陷入大量書籍滯銷以及鉅額銀行債務。

在 J.P. Klautz (1904-1990) 的領導下,由於新任命的總監強力聚焦於開發國際市場的新專案,Elsevier 的前景慢慢扭轉。首先將書籍賣到比利時的荷語區,在此百科全書特別受到歡迎。其次是納粹德國政治發展的直接結果。在一次前往萊比錫旅行中,Klautz 獲得靈感,想要出版無法在祖國出版自己書籍的德語系作者的作品。由於其他荷語出版商已從事這項工作,文學稿本未受到 Elsevier 的青睞。反之,Klautz 決議出版德國科技、醫藥和歷史。

Elsevier 歷史沿革
總裁 J.P. Klautz 坐於書桌前,牆上掛有其導師 Herman Robbers 的肖像

自 1936 年起,包括 A. von Zeerleder 編纂的 The Technology of Aluminium and its Light Alloys (1936) 及 H. Finkelstein 撰寫的 Säuglingskrankheiten (Infant Diseases, 1938) 在內,出版約 15 本科學書籍。當時沒有一本書成功打入市場,因此 1938 年德奧合併 (Anschluss) 與碎玻璃之夜 (Kristallnacht) 事件後,Klautz 宣布不再簽訂出版德語書籍的合約。隨後幾年,Elsevier 收購各式德語科學手冊的英語翻譯權,主要為化學領域。在此過程中,經化學家養成的阿姆斯特丹書商 Maurits Dekker 擔任顧問一職。在 Dekker 的建議下,Elsevier 全心專注在建立英語科學目錄。

Elsevier 在倫敦(1939 年)與紐約(1940 年)設立辦公室在當時是極為罕見之事。由於德國佔領荷蘭迫使 Elsevier 向國際擴張的計畫地下化,辦公室直到 1945 年才開始符合其宗旨運作。最重要的是 Elsevier 的有機化學百科全書。在 1937 年 Klautz 設法為此專案募集了 35,000 荷蘭盾 – 考量到 Elsevier 年收益總額為 120,000 荷蘭盾,這是一筆巨額投資。百科全書以做為 Springer 出版物 F.K. Beilstein’s Handbuch der organischen Chemie (1881) 的英語現代化版本而設計。雖然第一部份訂於 1940 年 5 月 1 日發行,但戰爭的威脅致使 Elsevier 將百科全書保密。畢竟由猶太科學家編寫的專案及與德語出版競爭的目的,不難想見納粹的干預。

Elsevier 的百科全書於 1946 年正式宣佈。儘管在化學家間獲得讚譽 – 包括荷蘭與美國化學協會 – 但它並未取得成功。諷刺的是,Elsevier 在 1955 年將百科全書出售給 Springer。直到當時,實際僅出版三個部分。儘管收益不如預期,但該專案對於 Elsevier Scientific Publishing Company 的崛起十分關鍵 – 尤其是從商譽和公共關係面向來看。這也是荷蘭生化學家 Hendrik Westenbrink 與 Klautz 接洽 Biochimica et Biophysica Acta(1947 年)概念的原因之一,這是具有真正國際編輯委員會的期刊,且現今仍是 Elsevier 目錄主商品。

如欲進一步瞭解,強烈推薦 Dorien Daling 對於荷蘭科學出版的傑出研究 Stofwisselingen (Zutphen: Walburg Pers, 2011)。英語讀者會欣賞 C.D. Andriesse 的 Dutch Messengers (Leiden: Brill, 2008),其中 Elsevier 也扮演重要角色。

Non Solus:Elsevier 樹背後的故事

過去 Non Solus
Isaac Elzevir 於 1620 年提出 Non Solus

對於 Elzevir 出版商標的意涵尚存爭議,該標誌今日仍被作為 Elsevier 的標誌,內容為一位長者站在一株藤蔓纏繞的榆樹下。題有拉丁語 Non Solus(不孤獨)。該商標由 Isaac Elzevir(Lowys 的兒子)於 1620 年首次提出,並出現在當時所有 Elzevir 的作品中。

毋庸置疑地,Elzevir 家族以其商標為榮;但傳達意涵卻晦澀不明。雖然大多數的學者都認為榆樹代表知識樹,但無法取得藤蔓纏繞的意涵共識。巴黎圖書館員 Adry 於 1806 年假定,榆樹與葡萄藤蔓交織在一起,象徵 Isaac 和 Abraham Elzevir 兄弟之間的情感,而隱士長者象徵著研究的孤立。然而,當代藝術史學家 Lucy Schlüter 提出更令人信服的解釋,這位長者代表睿智的學者、哲學家 – 喚起 Erasmus 描繪蘇格拉底坐在鄉間樹下,帶來一場場豐碩、啟迪人心演講的形象。

循此脈絡,交織的樹木和藤蔓代表豐碩的關係 – 藉此傳達寓意。正如 Erasmus 所言,關於樹木和藤蔓的經典隱喻:「葡萄藤雖然在所有樹木中最為出眾,仍需插枝、木樁或其他無法結實的樹木的支撐,強者與博學之士也需要凡人的幫助。」

如此看來,這標誌在古典象徵意義上,代表了出版商和學者之間的共生關係。Non Solus 的題詞更加強化此訊息:學者需要像榆樹這樣的出版商提供堅強的支持,而出版商也同樣需要學者般的葡萄藤來產生果實。出版商和學者無法獨立行事。需要彼此相輔。如今這也貼切地代表 Elsevier 及其作者之間關係 – 既非依賴也不獨立,而是相輔相成。

現今 Non Solus
今日所見的 Elsevier 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