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爱思唯尔是一家现代出版企业,创办于1880年。它已经从一家致力于古典学术的小型荷兰出版社发展成为一家国际性的多媒体出版公司,向全球教育、科学技术与医学领域提供20,000余种产品。爱思唯尔的取名源自最初的House of Elzevir,即于1580年创立的荷兰家族出版社。

爱思唯尔的历史反映了其为推进科学与医疗进步而开展的一系列合作。与一群科学前瞻者(从儒勒·凡尔纳到史蒂芬·霍金)开展的出版合作,奠定了科学与医学出版的基础。

先前的Non Solus
在阿姆斯特丹特建旧办公室内的爱思唯尔标识(可追溯至约1912年)

所有致力于传播和使用科学与医学知识的人所付出的努力都同等重要——编辑、印刷公司、图书管理员、护士、医生、工程师、信息专家和科学与医学出版中心的商务人员。

与其他大型科学出版商的关系,如North Holland、Pergamon、Mosby、W.B. Saunders、Churchill Livingstone和Academic Press,是我们取得成功的一项不可或缺的要素。这些只是当前加入爱思唯尔大家族的部分公司,它们都为爱思唯尔带来自身丰富的历史。随着公司不断向前发展,我们依然恪守创立时的初心:Non Solus——永不孤独。

阅读更多关于爱思唯尔珍藏善本的信息

爱思唯尔如何成为一家科学出版商

1930年,爱思唯尔出版社正疲于应付滞销图书和巨额银行债务。在此之际,社长作出了专注于技术、医药和历史领域的决定,从而令公司扭亏为盈。

阅读更多

爱思唯尔历史
爱思唯尔员工在1934年庆祝仓库经理在公司任职满25年

2014年4月16日,Sjors de Heuvel在爱思唯尔内部通讯中发表的故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几十年里,爱思唯尔并非是一家像现在这样的知名公司。1880年,Robbers家族基于一套强大的理念创办了一家出版社,这就是爱思唯尔的Illustrated Monthly(1891-1940),该出版社旨在推广荷兰文学和视觉艺术,而当时Winkler Prins的Illustrated Encyclopedia(1884-1993)则在荷兰人中传播常识性知识。同一时期,社长Herman Robbers促成了荷兰加入《伯恩公约》,从而让爱思唯尔的作者在图书版权方面获得更大的自由度。当然,这对公司而言未必是好事。1930年,公司大量图书滞销,并面临巨额银行债务。

在J.P. Klautz (1904-1990)的领导下,爱思唯尔的前景慢慢改观,因为这位新任社长极为注重国际市场新项目的开发。他的第一项举措便是向比利时的荷兰语地区销售图书,百科全书在这些地区深受欢迎,接着便迎来了纳粹德国政治发展的直接结果。在一次前往莱比锡(Leipzig)的旅途中,Klautz决定帮助那些无法在自己祖国出版书籍的德语系作者出版他们的作品。因为其他的荷兰出版商已经在做这件事,爱思唯尔并没有吸引到多少文稿。Klautz于是决定出版德国技术、医药和历史方面的稿件。

爱思唯尔历史
社长J.P. Klautz在办公桌旁,墙上挂着他的导师Herman Robbers的画像。

1936年之后所推出的十五本科学类图书,包括A. von Zeerleder的The Technology of Aluminium and its Light Alloys(1936)和H. Finkelstein的Säuglingskrankheiten(《Infant Diseases》,1938)。都不是非常成功。因此,1938年,在发生Anschluss和Kristallnacht事件后,Klautz宣布不再签订出版德语图书的合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爱思唯尔获得了多本德语科学手册的英文翻译权,这些手册主要应用于化工领域。在此期间,阿姆斯特丹书商兼化学家Maurits Dekker担任公司顾问。Dekker向爱思唯尔建议把重点全部放在设立一份英文科学目录上。

爱思唯尔在伦敦(1939年)和纽约(1940年)开设了办事处,这在当时看来非同寻常。在1945年以前,这两个办事处都没有发挥其各自的作用,因为德国占领荷兰,迫使爱思唯尔的国际扩张计划转入地下。这期间最值得一提的是爱思唯尔《有机化学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of Organic Chemistry)的出版。1937年, Klautz设法为这个项目筹集到了35,000荷兰盾,考虑到爱思唯尔当时的年利润只有120,000荷兰盾,这显然是一笔大投资。该百科全书是F.K. Beilstein编著的Handbuch der organischen Chemie(1881)(Springer出版物)的英文现代版本。虽然第一部分定于1940年5月1日发行,但迫于战争威胁,爱思唯尔不得不对该百科全书保密。毕竟,一本由犹太人科学家编著并且意欲与德文出版物相竞争的图书肯定会引起纳粹干预。

爱思唯尔的百科全书到1946年才正式宣布。尽管它得到包括荷兰和美国化学学会等在内的化学家们的高度赞赏,但该书却并没能取得成功。1955年,爱思唯尔将该百科全书出售给了Springer。到那时为止,该套百科全书实际只有三部面世。尽管在财务收益方面令人失望,但是这本书在爱思唯尔科学出版公司的崛起中起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商誉和公共关系两方面。正因为此,荷兰生化学家Hendrik Westenbrink找到Klautz,提出出版Biochimica et Biophysica Acta (1947) 的想法,这是一份拥有真正国际性编辑委员会的期刊,并且至今仍然是爱思唯尔目录中的一款主打期刊。

如欲了解更多,高度推荐Dorien Daling关于对荷兰科学出版的研究: Stofwisselingen(Zutphen: Walburg Pers, 2011)。英文读者将会喜欢C.D. Andriesse的Dutch Messengers(Leiden: Brill, 2008),爱思唯尔对该书出版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Non Solus:爱思唯尔之树背后的故事

先前的Non Solus
Non Solus由Isaac Elzevir于1620年引入

如今的爱思唯尔标识仍沿用原Elzevir印刷公司标识。这个标识是一位长者站在葡萄藤缠绕的榆树下,对于其含义,至今仍有许多争议。标识刻有拉丁文“Non Solus”(永不孤单)。该标识由Isaac Elzevir(Lowys的儿子)于1620年首次引入,从此印在所有Elzevir出版物上。

毫无疑问,Elzevir家族以此标识为傲;但他们真正想要传达什么含义却不得而知。虽然大多数学者认同”榆树“代表”知识之树“,但对于缠绕葡萄藤的含义却无法达成共识。巴黎图书管理员Adry在1806年指出,榆树和葡萄藤缠绕在一起象征着Isaac和Abraham Elzevir兄弟之间的纽带;而那位“长者”则是一位隐士,象征着研究的隐秘性。但是,现代艺术历史学家Lucy Schlüter提出了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想法,她指出树下的“长者”象征着一位睿智的学者、哲学家——这令人不由得想起Erasmus所描绘的画面,即苏格拉底坐在乡间树下为人们发表硕果累累、启迪心灵的演讲。

在这个意义上,相互缠绕的树和葡萄藤代表着一种富有成果的关系——因此,这个故事也传达了一种寓意。正如Erasmus所言,关于葡萄藤和榆树之间最经典的隐喻:“葡萄藤,即便在所有的树中最出众,却仍然需要茎杆、树桩或者其他无法结果的树支撑,强者和博学之人也需要普通人的帮助。”

这样看来,这个标识在经典象征主义方面代表着出版商和学者之间的象征关系。另外,标识上所添加的“Non Solus”铭文更加强化了这一概念——学者需要出版商像榆树那样提供坚实的支撑,而出版商同样也需要学者如葡萄藤一般结出果实。出版商和学者不可能独立完成这个任务。他们彼此需要。这种说法现今依然很恰当地描绘了爱思唯尔与作者间的关系——既不是依赖,也不是独立,而是相互依存。

当今的Non Solus
今天所看到的爱思唯尔之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