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evier 日常生活:
Yoshiko Kakita

地點東京

「我正在做的研究管理非常新穎, 我們的顧客日新月異,而我們也變動不已。」

Yoshiko Kakita

聊聊您在 Elsevier 的角色。您的職責是?

我曾擔任研究管理團隊的解決方案銷售經理,但近期升遷為區域解決方案經理。我目前主管日本研究管理團隊。我投身 SciVal、Pure、Scopus 和 Analytical Services。我研究的市場是學術界、政府和一些企業的研究管理解決方案。我在 Elsevier 工作約有 10 年。

什麼因素吸引您進入 Elsevier?

因為我在國外攻讀研究所,所以當時我在尋找一間得以讓我的國際經驗一展長才的國際公司。也是因為在研究所後,我不想成為研究人員,但我仍然想為科學界做貢獻心力,所以 Elsevier 當時的確是我的完美選擇 — 現在依然如此。

到目前為止,您在 Elsevier 工作最喜愛的體驗是什麼?

每當顧客向我求助一些專家建議或幫助時,我對此感到非常高興。例如,日本的許多大學正試圖在研究管理方面變得更具策略性,以便在世界上更具競爭力。在每年公佈排名後,一些大學會聯絡我討論結果以及他們需要做什麼。這不全是由於我們銷售的解決方案,他們尋求我的建議,是因為我銷售這些解決方案,而他們希望我對此有所了解。這一刻我對做這份工作感覺非常好,因為我覺得我的顧客把我當作是夥伴 — 而不僅僅是一名銷售人員。

在 Elsevier 工作如何幫助您為世界帶來不同?

我正在做的研究管理非常新穎, 對任何人來說這都是一個新領域;大學過去只是人們受教育,或者研究人員單純做研究的地方。直到幾年前,才關乎在世界競爭。例如,在日本,國家排名有點一成不變。東京大學獨占鰲頭,其次是京都大學。總是如此,若您是頂尖的學生,您會就讀東京大學;若您是次之,那麼您會就讀京都大學。一切都是既定的。沒什麼真實競爭。但這世界變動不已;它徹底全球化。大學現在在全球層次上向政府或公司爭取更多資金,並且爭奪優秀學生,不只來自日本更來自不同國家。因此,大學正試圖在自我管理投注更多策略,特別是研究部分,因此他們需要證據或資料。這也是他們向 Elsevier 尋求解決方案。我們的顧客日新月異,而我們也變動不已。我們共同努力做得更好 — 在世界上更具競爭力。

Elsevier 的全球影響力為您開創多少機會? 您在 Elsevier 的職涯途徑如何?

10 年前我開始擔任 Scopus 解決方案銷售經理時,我的所有顧客都是圖書館。但是現在我很少和圖書館交流;多數大學對口都是研究副校長、評估副校長或研究辦公室人員,所以這已經發生很大的變化。現在我的權責僅涵蓋日本市場,但我下一步的職涯目標是將整個亞洲視一體,而可以抱有這個職涯目標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當然,許多大型日本公司在各地都有全球分公司,但仍有些微差異。在 Elsevier,即使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會與各國人士聯絡,所以很有趣;我與產品團隊或行銷團隊人員交談,他們均來自所不同國家,所以我認為這開拓我的視野。整個研究管理團隊確實有助於我拓寬自己對職涯途徑的看法。

在此工作期間您學習最多的是什麼?

我學習到如何適應改變。世界變動不已,而公司也不停改變。研究管理的變動相當巨大,因此我每年做事方式都會有所不同。即使我待在解決方案銷售經理同一個職位上,我交談的人改變了、人的階位也改變了。十年前,我和圖書館員交流。但後來我和研究辦公室的人員對談,然後是大學校長或副校長。上週我在日本一所頂尖大學的資深管理會議上演講。然後我建議大學應該做些什麼來提高競爭力。我們一起討論該做什麼。Elsevier 也在人員身上投入了大量資金。我們舉辦許多訓練。從長遠來看,我有機會接受各種訓練來提升自己,能夠輕易跟上變化,這真的很好。否則,我無法支持我的顧客。所以我認為這些是我在 Elsevier 學到的重要東西。

Elsevier 這個品牌對您的意義是什麼?

我們的宗旨是引領科學、技術和健康的進展,我非常有信心我們正朝目標前進。我認為我們的確是領導此科學界以及科學進行方式的領導者。我們極具創意,且不僅限於技術。銷售人員每年都會接受不同的訓練,所以我認為我們始終在進行業務方式上高人一等。我為我們是領導者感到非常自豪。當我與顧客交談時,他們也將我們視為領導者。在這個產業中,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所有大學的人都知道我們,而且所有的研究人員都知道我們。我從未遇在與人預約上遭遇困難。作為銷售人員,對於一些公司來說,預約本身可能非常困難,但對我們來說,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即使我第一次傳送電子郵件給副校長等級的人物,他們仍然願意和我見面,因為我來自 Elsevier,他們知道 Elsevier。如果您只是一家小公司的銷售人員,而您傳送電子郵件給副校長,他們永遠不會回覆您,但只是因為我來自 Elsevier,他們認為我們擁有寶貴的資訊,所以他們願意撥冗與我會面,這差別相當巨大。

更多人員

Justin Mytton 照片

Justin Mytton

地點巴西,里約熱內盧

Kelechi Okere 照片

Kelechi Okere

地點美國,紐約

Ian Evans 照片

Ian Evans

地點英國,牛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