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思唯尔工作:
Yoshiko Kakita

地点东京

“我所从事的工作是科研管理,这是一个很新的领域。我们的客户在不断改变,我们也在不断改变。”

Yoshiko Kakita

请告诉我一些有关您在爱思唯尔工作职责方面的情况。您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曾是科研管理团队的销售经理,但最近晋升为区域解决方案经理。我是日本科研管理团队的负责人。我的工作与SciVal、Pure、Scopus和Analytical Services相关。对于科研管理解决方案而言,我所关注的市场是学术、政府和部分企业。我已经在爱思唯尔工作了10年。

您为什么选择加入爱思唯尔?

因为我在国外读研究生,所以我想找一家国际公司工作,这样就能发挥我的国际经验。另外,研究生毕业后,虽然我不想成为一名研究人员,但我仍希望能为科学界做贡献,因此,在当时爱思唯尔对我来说是一个完美的选择,现在依然也是。

在爱思唯尔工作期间,您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每当客户需要专家建议或帮助而联系我的时候,我都感到非常高兴。例如,许多日本大学正试图让其科研管理方面变得更具战略性,这样它们就能在世界上变得更具竞争力。每年大学排名公布后,就会有一些大学联系我,讨论排名结果,以及他们需要采取哪些措施。这不一定与我所出售的解决方案完全相关,他们向我咨询是因为我向他们出售解决方案,希望从我这里能获得一些相关知识。每当这个时候,我便觉得这份工作非常好,因为我觉得客户将我视为合作伙伴,而并非仅仅是销售人员。

在爱思唯尔工作如何帮助您改变世界?

我所从事的工作是科研管理,这是一个很新的领域。这份工作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新领域;大学过去仅仅是人们受教育或者研究人员进行研究的地方。直到几年前,大学才参与世界竞争。例如,在日本,国家排名基本上是固定的。第一名是东京大学,第二名是京都大学。排名一直都是这样,如果你是顶尖学生,你就会去东京大学;如果你是第二名,那你就去京都大学。这都是固定的。没有真正的竞争。但世界在不断变化;它已经完全全球化。现在,大学要在全球层面上进行竞争,以争取政府或公司提供更多的资助,并且他们也会就好生源进行竞争,这不仅限于日本生源,还有来自其他不同国家的生源。因此,大学正努力使其自我管理方面(尤其是研究方面)变得更具战略意义,为此,他们需要证据或数据。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向爱思唯尔寻求解决方案。我们的客户在不断改变,我们也在不断改变。我们携手努力变得更好、更具全球竞争力。

爱思唯尔的全球影响力是否为您提供了机会? 在爱思唯尔,您的职业道路是怎样的?

10年前,我曾担任Scopus解决方案销售员,当时我的所有客户都是图书馆。但我现在很少与图书馆接洽;我的大部分大学对口客户是负责科研工作的副校长、负责评估的副校长或科研处人员,这一点有很大的变化。目前我的工作职责只负责日本市场这一块,但我下一步的职业抱负将着眼于整个亚洲,拥有这样的职业抱负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当然,许多日本大公司在全球各地都有分支机构,但这与我们公司略有不同。在爱思唯尔,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我也可以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接触,所以非常有趣;我会和产品团队或营销团队的人员交谈,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所以我认为这让我从诸多不同方面大开眼界。整个科研管理团队团结一致,真的帮助我拓宽了对职业道路的看法。

在爱思唯尔工作期间,您学到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我所学到的是如何使自己适应变化。世界在不断变化,公司也在不断变化。科研管理的变化是巨大的,我每年都在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即使是在解决方案销售经理这同一个职位上,同我交流的人在改变,所交流人员的级别也在改变。十年以前,我与图书管理员交流。后来,我与科研处人员交流,再后来便是与大学校长或副校长交流。上周,我在日本一所顶尖大学的高级管理会议上发表了演讲。随后,我针对该校应当采取哪些措施来提高其竞争力提供了建议。我们一起探讨该如何行动。此外,爱思唯尔在人才方面投入颇多。我们接受众多培训。从长远来看,我有机会接受各种培训来提升自己,这样我就可以毫无问题地跟上形势变化,这一点真的非常好。不然的话,我就很难为客户提供支持。所以,我认为这些都是我在爱思唯尔学到的重要东西。

作为一个品牌而言,爱思唯尔对您意味着什么?

我们的使命是为科学、技术和医疗发展引路,我确信我们正沿着这个方向前进。我觉得,我们是引领科学界以及如何进行科学研究方面的领军企业。我们非常富有创新精神,而这不仅仅体现在技术方面。销售人员每年都会接受不同的培训,所以我认为在业务经营方面我们始终处于领先地位。我们是领军企业,对此我感到非常自豪。另外,当我和客户交谈时,他们也一致认为我们是行业领袖。在这个行业,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所有大学人员都知道我们,所有研究人员也都知道我们。在预约面谈方面,我从未遇到过困难。作为一名销售人员,预约面谈对有些公司来说本身就非常困难,但对于我们来说,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即使我是第一次发送电子邮件给副校长级别的人,他们依然愿意与我会谈,因为我是爱思唯尔的员工,他们知道爱思唯尔。如果你是一家小公司的销售员,给副校长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们永远都不会回复。但仅仅因为我来自爱思唯尔,他们就认为我的信息有价值,因此愿意花时间见我,这便有很大的区别。

更多员工

Justin Mytton照片

Justin Mytton

地点里约热内卢,巴西

Kelechi Okere照片

Kelechi Okere

地点纽约,美国

Ian Evans照片

Ian Evans

地点牛津,英格兰